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飲酒 其六

[魏晉] 陶淵明
行止千萬端,誰知非與是。
是非茍相形,雷同共譽毀。
三季多此事,達士似不爾。
咄咄俗中愚,且當從黃綺。
作品賞析
其六(1)
行止千萬端,誰知非與是(2)?
是非茍相形,雷同共譽毀(3)。
三季多此事,達士似不爾(4)。
咄咄俗中愚,且當從黃綺(5)。
[注釋]
(1)詩人在這首詩中,以憤怒的口吻斥責了是非不分。善惡不辨的黑暗現實,并決心追隨商山四
皓,隱居世外。
(2)行止:行為舉止。端:種,類。
(3)茍:如果。相形:互相比較。雷同:人云亦云,相同。《禮記曲禮上》:“毋剿說,毋雷同。”
鄭玄注:“雷之發聲,物無不同時應者,人之言當各由己,不當然也。”《楚辭?九辯》:“世雷同
而炫曜兮,何毀譽之昧昧!”毀譽:詆毀與稱譽。
(4)三季;指夏商周三代的末期。達士:賢達之人。爾:那樣。
(5)咄咄(duō多):驚怪聲。 俗中愚:世俗中的愚蠢者。黃綺:夏黃公與綺里,代指“商山四
皓”。見《贈羊長史》注(9)。
[譯文]
行為舉止千萬種,
誰是誰非無人曉。
是非如果相比較,
毀譽皆同壞與好。
夏商周未多此事,
賢士不曾隨風倒。
世俗愚者莫驚嘆,
且隱商山隨四皓。
-----------孟二冬《陶淵明集譯注》-----------
頂部
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体彩任选9场奖金 吉林快3是真的吗 正版456棋牌游戏下载 极速飞艇技巧攻略 诈金花和三公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 广东快乐10分记录 百赢棋牌游戏 山东11选五走势图app 加盟一个教育机构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