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潼關吏

[唐] 杜甫
士卒何草草,筑城潼關道。
大城鐵不如,小城萬丈馀。
借問潼關吏,修關還備胡。
要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
連云列戰格,飛鳥不能逾。
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
丈人視要處,窄狹容單車。
艱難奮長戟,萬古用一夫。
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
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分類標簽: 戰爭詩 贊美詩
  乾元二年(759)春,唐軍在相州(治所在今河南安陽)大敗,安史叛軍乘勢進逼洛陽。如果洛陽再次失陷,叛軍必將西攻長安,那么作為長安和關中地區屏障的潼關勢必有一場惡戰。杜甫經過這里時,剛好看到了緊張的備戰氣氛。開頭四句可以說是對筑城的士兵和潼關關防的總寫。漫漫潼關道上,無數的士卒在辛勤地修筑工事。“草草”,勞苦的樣子。前面加一“何”字,更流露出詩人無限贊嘆的心情。放眼四望,沿著起伏的山勢而筑的大小城墻,既高峻又牢固,顯示出一種威武的雄姿。這里大城小城應作互文來理解。一開篇杜甫就用簡括的詩筆寫出唐軍加緊修筑潼關所給予他的總印象。
  “借問潼關吏:‘修關還備胡?’”這兩句引出了“潼關吏”。胡,即指安史叛軍。“修關”何為,其實杜甫是不須問而自明的。這里故意發問。而且又有一個“還”字,暗暗帶出了三年前潼關曾經失守一事,從而引起人們對這次潼關防衛效能的關心與懸念。這對于開拓下文,是帶關鍵性的一筆。
  接下來,應該是潼關吏的回答了。可是他似乎并不急于作答,卻“要(yāo邀)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從結構上看,這是在兩段對話中插入一段敘述,筆姿無呆滯之感。然而,更主要的是這兩句暗承了“修關還備胡”。杜甫不是憂心忡忡嗎?而那位潼關吏看來對所筑工事充滿了信心。他可能以為這個問題不必靠解釋,口說不足為信,還是請下馬來細細看一下吧。下面八句,都是潼關吏的話,他首先指看高聳的山巒說:“瞧,那層層戰柵,高接云天,連鳥也難以飛越。敵兵來了,只要堅決自守,何須再擔心長安的安危呢!”語調輕松而自豪,可以想象,關吏說話時因富有信心而表現出的神采。他又興致勃勃地邀請杜甫察看最險要處:老丈,您看那山口要沖,狹窄得只能容單車通過。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這八句,“神情聲口俱活”(浦起龍《讀杜心解》),不只是關吏簡單的介紹,更主要的是表現了一種“胡來但自守”的決心和“艱難奮長戟”的氣概。而這雖然是通過關吏之口講出來的,卻反映了守關將士昂揚的斗志。
  緊接關吏的話頭,詩人卻沒有贊語,而是一番深深的感慨。為什么呢?因為詩人并沒有忘記“前車之覆”。桃林,即桃林塞,指河南靈寶縣以西至潼關一帶地方。三年前,占據了洛陽的安祿山派兵攻打潼關,當時守將哥舒翰本擬堅守,但為楊國忠所疑忌。在楊國忠的慫恿下,唐玄宗派宦官至潼關督戰。哥舒翰不得已領兵出戰,結果全軍覆沒,許多將士被淹死在黃河里。睹今思昔,杜甫余哀未盡,深深覺得要特別注意吸取上次失敗的教訓,避免重蹈復轍。“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慎”字意味深長,它并非簡單地指責哥舒翰的無能或失策,而是深刻地觸及了多方面的歷史教訓,表現了詩人久久難以消磨的沉痛悲憤之感。
  與“三別”通篇作人物獨白不同,“三吏”是夾帶問答的。而此篇的對話又具有自己的特點。首先是在對話的安排上,緩急有致,表現了不同人物的心理和神態。“修關還備胡”,是詩人的問話,然而關吏卻不急答,這一“緩”,使人可以感覺到關吏胸有成竹。關吏的話一結束,詩人馬上表示了心中的憂慮,這一“急”,更顯示出對歷史教訓的痛心。其次,對話中神情畢現,形象鮮明。關吏的答話并無刻意造奇之感,而守關的唐軍卻給讀者留下一種堅韌不拔、英勇沉著的印象。其中“艱難奮長戟,萬古用一夫”兩句又格外精警突出,塑造出猶如戰神式的英雄形象,具有精神鼓舞的力量。
(余恕誠)
--------------------------------------------
  此因相州大敗,故修潼關以備寇。《雍錄》:潼關在華州華陰縣東北,關西一里有潼水,因以為名。【錢箋】前哥舒翰軍敗,引騎絕河還營至潼津,收散卒,即關西之潼水也。按:潼關在秦函各關之西。

  士卒何草草①,筑城潼關道。大城鐵不如②,小城萬丈余。

  (此敘修筑潼關。鐵不如,言其堅。萬丈余,言其高。小城跨山,故尤見其高也。起二句,拈皓韻。此下,魚、虞兼用。)

  ①《詩》:“勞人草草。”注:“草草,勞苦貌。”②《世說》:若湯池鐵城,無可攻之勢。

  借問潼關吏,修關還備胡。要我下馬行①,為我指山隅。連云列戰格②,飛鳥不能逾。

  (此記關勢之險。修關一句,公問詞。連云以下,吏答詞。)

  ①《史記·項羽紀》:“令騎皆下馬步行。”②庾信詩:“愁氣連云。”戰格,即戰柵,所以捍敵者。

  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丈人視要處,窄狹容單車①。艱難奮長戟②,萬古用一夫③。

  (此言關險可守。容單車,彼不能攻。用一夫,此足以拒。)

  ①《韓信傳》:“車不得方軌,不得成列。”所謂單車也。李陵書:“單車之使。”②《漢書》:厲長戟勁駑之械。③《蜀都賦》:“一夫守隘,萬夫莫向。”

  哀哉桃林戰①,百萬化為魚②。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③。

  (末乃答吏之詞,見守關貴乎得人也。此章,首尾各四句,中二段各六句。)

  ①《三秦記》:桃林塞,在長安東四百里。《元和郡縣志》:桃林塞,自靈寶縣以西至潼關皆是。閻若璩曰:《通典》:潼關,即左氏桃林塞,若秦之函谷關。其地在漢弘農郡弘農縣,即今陜西靈寶縣界。武帝元鼎三年,徙于新安縣界。獻帝時,曹操破馬超于潼關,乃移置者。舊胃唐始于其地立關,非也。②《光武紀》:赤眉在河東,但決水灌之,百萬之眾可使為魚。③《哥舒翰傳》:翰率兵出關,次靈寶縣之西原,為賊所乘,自相踐蹂,墜黃河死者數萬人。盧元昌曰:祿山初反,哥舒翰守潼關,相持半載余,賊兵沖突襄、鄧間,卒不敢窺關,則守之明效也。時李、郭亦力持此議,祿山苦之,謂嚴莊曰:“今守潼關,乒不能進。”是守關而賊可坐困。向使國忠之奏不行,中使之命不促,堅壁固守,長安可保無恙。此詩眼目,在“胡來但自守”一句,其云“修關還各胡”,是嘆焦頭爛額后,為曲突徙薪計也。

  王嗣奭《杜臆》曰:潼關之敗,由楊國忠促戰所致,罪不在哥舒,當時只少一死耳,公特借翰以戒后人,非專歸獄于哥舒也。

  閻若璩曰:《錢箋》引程大昌云:《西征賦》“溯黃卷以濟潼”,至唐始于其地立關。余讀此失笑,彼獨不記《后出師表》“殆死潼關”語乎?《通典》華陰縣注云:縣有潼關,即左氏桃林塞,若秦之函谷關,在漢弘農郡弘農縣,即今陜郡靈寶縣界。漢武帝元鼎三年徙于新安縣界。至后漢獻帝初平元年,董卓脅帝西幸,入函谷關。自此以前,其關并在新安。其后二十一年,為建安十六年,曹公破馬超于潼關,乃中間徙于今所耳。國之巨防,不為細事,史官闕載,斯亦失之。此條前注刪節太略,今仍錄原文。
-----------仇兆鰲 《杜詩詳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漢族,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

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創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別》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棄官入川,雖然躲避了戰亂,生活相對安定,但仍然心系蒼生,胸懷國事。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從其名作《飲中八仙歌》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但后來聲名遠播,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薦詩詞

題李凝幽居(唐·賈島)

閑居少鄰并,草徑入荒園。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
過橋分野色,移石動云根。
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唐·杜甫)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飛渡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下者飄轉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唇焦口燥呼不得,歸來倚杖自嘆息。

俄頃風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臥踏里裂。
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示兒(宋·陸游)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湖上(宋·徐元杰)

花開紅樹亂鶯啼,草長平湖白鷺飛。
風日晴和人意好,夕陽簫鼓幾船歸。

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宋·蘇軾)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
恩怨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
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
回首暮云遠,飛絮攪青冥。

眾禽里,真彩鳳,獨不鳴。
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
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
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釵頭鳳·世情薄(宋·唐琬)

世情薄,人情惡,
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妝歡。
瞞!瞞!瞞!

琵琶行(唐·白居易)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盡事。
輕攏慢拈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客。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云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弟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空守船,繞船明月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廬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唐·李白)

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

卜算子 詠梅(宋·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赤壁(唐·杜牧)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相關作者
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325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海南彩票论坛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1 6场半全场11081 981棋牌苹果版 好运来app真能赚钱吗 2007年新疆18选7走势图 北京11选5走势图基本图 山东时时彩网址 海王捕鱼机捕鱼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