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金史》

年代:元

作者:脫脫

《金史》是二十四史之一。撰成于元代,全書一百三十五卷,其中本紀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傳七十三卷,是反映女真族所建金朝的興衰始末的重要史籍。

推薦詩詞

石灰吟(明·于謙)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渭城曲(唐·王維)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出塞(唐·王昌齡)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夜宿山寺(唐·李白)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登高(唐·杜甫)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琵琶行(唐·白居易)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盡事。
輕攏慢拈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客。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云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弟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空守船,繞船明月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廬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望岳(唐·杜甫)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曾云,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長恨歌(唐·白居易)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采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翅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斷腸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至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扇,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飖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浣溪沙(宋·蘇軾)

麻葉層層苘葉光,誰家煮繭一村香。
隔籬嬌語絡絲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搗麨軟饑腸。
問言豆葉幾時黃。

宮詞(唐·王建)

蓬萊正殿壓金鰲,紅日初生碧海濤。
閑著五門遙北望,柘黃新帕御床高。

殿前傳點各依班,召對西來八詔蠻。
上得青花龍尾道,側身偷覷正南山。

龍煙日暖紫曈曈,宣政門當玉殿風。
五刻閣前卿相出,下簾聲在半天中。

白玉窗前起草臣,櫻桃初赤賜嘗新。
殿頭傳語金階遠,只進詞來謝圣人。

內人對御疊花箋,繡坐移來玉案邊。
紅蠟燭前呈草本,平明舁出閣門宣。

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邊立起居。
每日進來金鳳紙,殿頭無事不多書。

延英引對碧衣郎,江硯宣毫各別床。
天子下簾親考試,宮人手里過茶湯。

未明開著九重關,金畫黃龍五色幡。
直到銀臺排仗合,圣人三殿對西番。

少年天子重邊功,親到凌煙畫閣中。
教覓勛臣寫圖本,長將殿里作屏風。

丹鳳樓門把火開,五云金輅下天來。
階前走馬人宣尉,天子南郊一宿回。

樓前立仗看宣赦,萬歲聲長拜舞齊。
日照彩盤高百尺,飛仙爭上取金雞。

集賢殿里圖書滿,點勘頭邊御印同。
真跡進來依數字,別收鎖在玉函中。

秘殿清齋刻漏長,紫微宮女夜焚香。
拜陵日近公卿發,鹵簿分頭入太常。

新調白馬怕鞭聲,供奉騎來繞殿行。
為報諸王侵早入,隔門催進打球名。

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球。
內人唱好龜茲急,天子鞘回過玉樓。

新衫一樣殿頭黃,銀帶排方獺尾長。
總把玉鞭騎御馬,綠鬃紅額麝香香。

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
每遍舞時分兩向,太平萬歲字當中。

魚藻宮中鎖翠娥,先皇行處不曾過。
如今池底休鋪錦,菱角雞頭積漸多。

殿前明日中和節,連夜瓊林散舞衣。
傳報所司分蠟燭,監開金鎖放人歸。

五更三點索金車,盡放宮人出看花。
仗下一時催立馬,殿頭先報內園家。

城東北面望云樓,半下珠簾半上鉤。
騎馬行人長遠過,恐防天子在樓頭。

射生宮女宿紅妝,把得新弓各自張。
臨上馬時齊賜酒,男兒跪拜謝君王。

新秋白兔大于拳,紅耳霜毛趁草眠。
天子不教人射殺,玉鞭遮到馬蹄前。

內鷹籠脫解紅絳,斗勝爭飛出手高。
直上碧云還卻下,一雙金爪掬花毛。

競渡船頭掉采旗,兩邊濺水濕羅衣。
池東爭向池西岸,先到先書上字歸。

燈前飛入玉階蟲,未臥常聞半夜鐘。
看著中元齋日到,自盤金線繡真容。

紅燈睡里喚春云,云上三更直宿分。
金砌雨來行步滑,兩人抬起隱花裙。

一時起立吹簫管,得寵人來滿殿迎。
整頓衣裳皆著卻,舞頭當拍第三聲。

琵琶先抹六么頭,小管丁寧側調愁。
半夜美人雙唱起,一聲聲出鳳凰樓。

春池日暖少風波,花里牽船水上歌。
遙索劍南新樣錦,東宮先釣得魚多。

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
昨日教坊新進入,并房宮女與梳頭。

紅蠻桿撥貼胸前,移坐當頭近御筵。
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下四條弦。

春風吹雨灑旗竿,得出深宮不怕寒。
夸道自家能走馬,團中橫過覓人看。

粟金腰帶象牙錐,散插紅翎玉突枝。
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雞兔繞鞍垂。

云駮花驄各試行,一般毛色一般纓。
殿前來往重騎過,欲得君王別賜名。

每夜停燈熨御衣,銀熏籠底火霏霏。
遙聽帳里君王覺,上直鐘聲始得歸。

因吃櫻桃病放歸,三年著破舊羅衣。
內中人識從來去,結得金花上貴妃。

欲迎天子看花去,下得金階卻悔行。
恐見失恩人舊院,回來憶著五弦聲。

往來舊院不堪修,近敕宣徽別起樓。
聞有美人新進入,六宮未見一時愁。

自夸歌舞勝諸人,恨未承恩出內頻。
連夜宮中修別院,地衣簾額一時新。

悶來無處可思量,旋下金階旋憶床。
收得山丹紅蕊粉,鏡前洗卻麝香黃。

蜂須蟬翅薄松松,浮動搔頭似有風。
一度出時拋一遍,金條零落滿函中。

合暗報來門鎖了,夜深應別喚笙歌。
房房下著珠簾睡,月過金階白露多。

御廚不食索時新,每見花開即苦春。
白日臥多嬌似病,隔簾教喚女醫人。

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
眾里遙拋新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御池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
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

移來女樂部頭邊,新賜花檀木五弦。
緶得紅羅手帕子,中心細畫一雙蟬。

新晴草色綠溫暾,山雪初消漸出渾。
今日踏青歸校晚,傳聲留著望春門。

兩樓相換珠簾額,中尉明朝設內家。
一樣金盤五千面,紅酥點出牡丹花。

盡送春來出內家,記巡傳把一枝花。
散時各自燒紅燭,相逐行歸不上車。

家常愛著舊衣裳,空插紅梳不作妝。
忽地下階裙帶解,非時應得見君王。

別敕教歌不出房,一聲一遍奏君王。
再三博士留殘拍,索向宣徽作徹章。

行中第一爭先舞,博士傍邊亦被欺。
忽覺管弦偷破拍,急翻羅袖不教知。

私縫黃帔舍釵梳,欲得金仙觀里居。
近被君王知識字,收來案上檢文書。

月冷江清近獵時,玉階金瓦雪澌澌。
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謝面脂。

未承恩澤一家愁,乍到宮中憶外頭。
求守管弦聲款逐,側商調里唱伊州。

東風潑火雨新休,舁盡春泥掃雪溝。
走馬犢車當御路,漢陽宮主進雞球。

風簾水閣壓芙蓉,四面鉤欄在水中。
避熱不歸金殿宿,秋河織女夜妝紅。

圣人生日明朝是,私地教人屬內監。
自寫金花紅榜子,前頭先進鳳凰衫。

避暑昭陽不擲盧,井邊含水噴鴉雛。
內中數日無呼喚,拓得滕王蛺蝶圖。

內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燈火一天明。
中宮傳旨音聲散,諸院門開觸處行。

玉蟬金雀三層插,翠髻高叢綠鬢虛。
舞處春風吹落地,歸來別賜一頭梳。

樹葉初成鳥護窠,石榴花里笑聲多。
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么。

小殿初成粉未乾,貴妃姊妹自來看。
為逢好日先移入,續向街西索牡丹。

內人相續報花開,準擬君王便看來。
逢著五弦琴繡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數看誰曲校多。
明日梨花園里見,先須逐得內家歌。

黃金合里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
一一傍邊書敕字,中官送與大臣家。

未明東上閣門開,排仗聲從后殿來。
阿監兩邊相對立,遙聞索馬一時回。

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階前掃地夫。
乞與金錢爭借問,外頭還似此間無。

小隨阿姊學吹笙,見好君王賜與名。
夜拂玉床朝把鏡,黃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煙,萬歲聲長動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誕,內人爭乞洗兒錢。

宮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長生一半紅。
供御櫻桃看守別,直無鴉鵲到園中。

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
一半走來爭跪拜,上棚先謝得頭籌。

太儀前日暖房來,囑向朝陽乞藥栽。
敕賜一窠紅躑躅,謝恩未了奏花開。

御前新賜紫羅襦,步步金階上軟輿。
宮局總來為喜樂,院中新拜內尚書。

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里養來奸。
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

分朋閑坐賭櫻桃,收卻投壺玉腕勞。
各把沈香雙陸子,局中斗累阿誰高。

禁寺紅樓內里通,笙歌引駕夾城東。
裹頭宮監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彈弓。

春風院院落花堆,金鎖生衣掣不開。
更筑歌臺起妝殿,明朝先進畫圖來。

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
歸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潑銀泥。

宿妝殘粉未明天,總立昭陽花樹邊。
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眾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
書破紅蠻隔子上,旋推當直美人來。

教遍宮娥唱遍詞,暗中頭白沒人知。
樓中日日歌聲好,不問從初學阿誰。

青樓小婦砑裙長,總被抄名入教坊。
春設殿前多隊舞,朋頭各自請衣裳。

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眾家。
總待別人般數盡,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簫改調箏移柱,催換紅羅繡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兩行宮監在簾前。

窗窗戶戶院相當,總有珠簾玳瑁床。
雖道君王不來宿,帳中長是炷牙香。

雨入珠簾滿殿涼,避風新出玉盆湯。
內人恐要秋衣著,不住熏籠換好香。

金吾除夜進儺名,畫袴朱衣四隊行。
院院燒燈如白日,沈香火底坐吹笙。

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
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

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迎日,五色云車駕六龍。

鴛鴦瓦上瞥然聲,晝寢宮娥夢里驚。
元是我王金彈子,海棠花下打流鶯。

忽地金輿向月陂,內人接著便相隨。
卻回龍武軍前過,當處教開臥鴨池。

畫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鑷采橋頭。
每年宮里穿針夜,敕賜諸親乞巧樓。

春來睡困不梳頭,懶逐君王苑北游。
暫向玉花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

步行送入長門里,不許來辭舊院花。
只恐他時身到此,乞恩求赦放還家。

縑羅不著索輕容,對面教人染退紅。
衫子成來一遍出,明朝半片在園中。

彈棋玉指兩參差,背局臨虛斗著危。
先打角頭紅子落,上三金字半邊垂。

后宮宮女無多少,盡向園中笑一團。
舞蝶落花相覓著,春風共語亦應難。

宛轉黃金白柄長,青荷葉子畫鴛鴦。
把來不是呈新樣,欲進微風到御床。

供御香方加減頻,水沈山麝每回新。
內中不許相傳出,已被醫家寫與人。

藥童食后送云漿,高殿無風扇少涼。
每到日中重掠鬢,衩衣騎馬繞宮廊。

单机捕鱼下载手机版 排列三出号走势图 彩票快速赛车哪里有玩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约彩彩票群 内蒙古快3第开奖结果查询 丰禾棋牌游戏 七乐彩复式过滤 真钱假钱的识别方法 小视频app怎么样赚钱吗 江苏7位数18128期开奖结果